lgogo

           


【50人论坛实录】廖爱敏:保理纠纷解决的国内国际视角

 

2019年9月20日,中国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五十人论坛2019年(秋季)会议暨前海国际保理论坛成功召开。本次论坛以“创新包容、高质量发展、先行示范”为主题,五十人论坛专家委员,政府有关部门领导,国内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领域知名专家学者,高等院校专家教授和商业保理企业界人士齐聚一堂,深入交流先行示范区、粤港澳大湾区及监管新形势背景下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发展机遇与挑战,共同探讨如何推进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创新发展,高质量发展,更好践行普惠金融理念,助力民营小微企业发展,助力实体经济发展。专家们的前沿观点和智慧火花道出核心症结,点明解决办法,为推进我国供应链金融和商业保理事业发展提供了智力支持。


中国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五十人论坛专家委员、北京市炜衡(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廖爱敏应邀出席了本次会议,并发表了精彩演讲,以下是论坛整理的速记内容,部分内容有删改。


大家好!感谢给我这个机会,我今天的分享主题是议题第五项,保理与供应链金融的合规发展与风险防控,刚才郭总已经就法律风险防控做了一些基础的介绍,我的分享题目是保理纠纷解决的国内国际视角。


法律合规是风险控制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法律适用和纠纷解决的路径是风险防控最后一道防线,纠纷解决的路径要选择好的话,就要先行布局,因为选择不同的解决路径会有不同的结果和效果。


我先讲国内视角。目前我国商业保理纠纷解决法律适用主要是《合同法》的规定,第79--83条、第87条等。相关的法律适用条文还有《民法通则》中的条款,如第54、55条,第57--62条,第84--89条,第91条,第111--116条等,主要是涉及到债转移的法律规定。《民法总则》中也有相关的适用条款,如第133--160条、第199条等。《物权法》中有关于应收帐款界定的条款,如第223条。从《合同法》到《民法通则》、《民法总则》、《物权法》等都有适用于保理纠纷解决的法律规定。


但是,我们注意到,在《合同法》428条15大类合同中找不到保理合同的名字,而在司法实践中和保理合同纠纷解决的司法判例适用中,目前主要运用的是最高法院民二庭2015年12月24日出台的《关于当前商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中相关规定,以及各地方法院出台的审判纪要,如天津市高级法院2014年11月19日出台的《关于审理保理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审判委员会纪要(一)》、2015年8月12日出台的《关于审理保理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审判委员会纪要(二)》,北京市高级法院民二庭2015年5月出台的《当前商事审判中需要注意的几个法律问题》,湖北省高级法院民二庭2016年11月出台的《当前商事审判疑难问题裁判指引》,深圳前海合作区法院2017年1月3日出台的《关于审理前海自贸区保理合同纠纷案件的裁判指引(试行)》等,尤其是深圳前海法院的《裁判指引》是全国首创。


现在令人振奋的是,保理合同已经正式列入正在编纂的《民法典-合同篇-保理专章》,目前已经通过讨论稿,给了六条到八条的篇幅,一旦通过全国人大会,这就是我们保理行业重要的里程碑,是质的飞跃。以前是没有名称的,现在法律上有名了。具体的讨论稿条文在保理协会培训时讲过多次,这里鉴于时间关系不再讲。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保理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已经出了十几稿了,现在还正在讨论中,还没那么快出台。


关于保理纠纷解决路径选择方面,主要有三个:诉讼、仲裁、调解。这都是有法律依据的,《民事诉讼法》、《仲裁法》和《人民调解法》。近期最高法院多次出台司法解释,鼓励推行商事仲裁或调解。如目前法院立案时先调解,实行诉前调解,这是必须要走的途径,调解不了再进入正式诉讼的实际审理程序。另外有一个路径,强制执行公证,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个独立的解决路径,若公证合同发生纠纷的话,申请强制执行要有一定法定条件,而商业保理涉及三方主体法律关系复杂,不适合用强制执行公证,但是,在尽职调查、转让通知书送达等环节可以予以运用公证手段。


在路径选择中刚才说了诉讼路径,从全国法院的裁判案例来分析,保理合同在诉讼中有非常多的难题、难点,这些我以前也有讲过,不再重复。

 

路径选择中还包括了仲裁,商事案件选择仲裁,尤其是对民营企业来讲我认为是非常有利的路径。因保理涉及到三方法律主体、法律关系复杂,选择仲裁也有一定的难点,如存在保理合同争议解决方式和基础交易合同解决方式不一致的问题,如何解决?我这儿有一个选择仲裁的示范条款,可以克服这个难点。如【一般性示范条款: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均应提交海南国际仲裁院按照现行仲裁规则在深圳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在暗保理、融资型保理、反向保理等类型的保理合同中均可以适用)】,【商业保理业务中需买方同意采用仲裁---在明保理、正向保理类型中适用, 在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中设置如下条款:卖方提出,将基础交易合同的争议解决方式变更为由海南国际仲裁院在深圳仲裁解决,即因履行本通知所列基础交易合同引起的或与本通知所列基础交易合同有关的争议,均提请海南国际仲裁院在深圳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如贵方同意这一变更,则本通知及回执共同构成卖方与贵方就解决本通知所列基础交易合同争议的仲裁协议。】 一定要在应收帐款转让通知书中设置这个条款。法院诉讼过程中,有可能增加第三人,有可能不合并审理。基础交易争议选的是法院,保理合同选的是仲裁,分开做就很麻烦。这个可以在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中予以克服。


路径选择还有调解,近期最高院多次发文鼓励调解。现在深圳市保理协会成立了行业调解中心,我们应该比较好的运用协会调解中心对会员企业进行调解。


我再讲讲国际视角。国际公约中与保理相关的是《国际保理公约》和《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应收帐款转让公约》。FCI制定的《仲裁规则》,有自己的仲裁员,同时还有一个《保理电子数据交换规则》。除了这个之外,随着开展反向保理业务的保理商越来越多,FCI于2018年推出了 FCIreverse平台,FCI会员可以在其中开展反向保理业务,此外,FCI还发布了与之配套的《FCIreverse通则》。


解决国际保理纠纷的还有一个国际示范法,现在通行的是FCI的《保理示范法》和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制定的《担保交易示范法》。

国际保理纠纷解决路径,通行的是商事仲裁和商事调解。刚才已经讲过FCI的商事仲裁规则,这个层面还有商事调解,商事调解是由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制定的《国际商事调解示范法》。


最后我提一下《新加坡调解公约》,2019年8月7日由46个国家签署了《新加坡调解公约》,商事案件调解机构的和解协议在成员国之间有强制效力,国际仲裁的裁决书在成员国之间也有强制效力。


作为国内的保理协会如何和FCI国际仲裁进行对接?我们正在做尝试与沟通;国内仲裁机构与FCI国际仲裁员的对接,海南国际仲裁院也在和FCI在沟通,在国际仲裁方面进行协调与合作。另外,商业保理协会调解中心可以参照《新加坡调解公约》,尝试探讨国内调解与国际调解的接轨等。


以上是抛砖引玉。在此感谢商业保理专委会学术委员万波律师,上述关于国际视角部分是引用了万波律师参与撰写的《商业保理理论、实务与案例教程》中的部分内容。我是负责国内视角部分。我的发言与分享到此。


来源:供应链金融五十人论坛


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

                         

联系电话:0755-86656051   86656052   86656053       监督电话:0755-86656058                       传真:0755-86656050                         邮箱:szfa@szsyblxh.org.cn                     QQ群:514691387                            办公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东滨路4351号荔源广场B座1018-1021室

联系我们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秘书处

工作人员:李文红  刘丹  张银焕

联系电话:020-38938239  38938431

监督电话:020-38938029  

传真:020-38938293

邮箱:gdfa@syblxh.org.cn  

QQ群:135865007

办公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805室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
qrcode_for_gh_c3c8078e5803_258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